0 Comments

黄晓明为什么会成功

发布于:2019-08-26  |   作者:admin  |   已聚集:人围观

  十年前,王晶看到黄晓明后说,这个人一定是将来的中国一线男演员。十年后,王晶的预言实现,还找来黄晓明与周润发一起主演了明日即将上映的新片《大上海》。而今年的贺岁档,黄晓明主演的另一部影片《血滴子》也已上映,监制陈可辛说,起用这拨年轻演员就是为了让银幕明星面孔“改朝换代”。近年来,黄晓明已迅速在华语影坛确立了一线男星的地位,业内也纷纷看好他成为未来一代巨星的接班人之一。黄晓明说,自己能做的,唯有继续努力。

  这次,黄晓明特意准备了几身外套用于拍照,由于行动不便,其实下身穿的还是睡裤。我们开玩笑说要给他拍一张穿着睡衣的“床照”,没想到他立刻应允,于是便有了本期周刊的封面照片。拍的时候他笑言:“免费给大嘴猴做广告了!”

  黄晓明:从桥的一边飞起,踩到一个人的肩膀上后,再飞到桥的另一边。当时这个镜头已经拍了33条了,我很幸运是飞过桥后才掉下来的,如果是中间掉下来的话,有十几米高,后果不堪设想。掉下来时是脚先着地,我就听到咔嚓一声,感觉脚从中间被折了一下。

  黄晓明:还想怎么跟我妈说,怕她担心。其实之前拍《龙票》出车祸那次就没让她知道,她还是看了媒体的报道后才知道的,但这次是没办法瞒她了。

  黄晓明:现在剧组在拍其他镜头,我估计下个月初就会返回剧组,坐在轮椅上拍上半身的戏。我挺难受的,本来这部戏我又可以骑马又可以打,好久没拍这么多的动作戏了,本来是很兴奋的。其实受伤那天拍的是我的第一场打戏,还是第一个打的镜头,好遗憾啊,现在不得不改戏,只能这么打了(挥动手臂笑着比划)。

  黄晓明:好多朋友都这么说。我也在这段时间反思了一下自己以往的好和过错,每天就躺在这个房间里望着天花板发呆。

  黄晓明:想我后半辈子的幸福(笑)。开玩笑啦。最近两年真的是太忙了,我也有种被放空的感觉,也是该让自己歇歇了。

  黄晓明:爽!真没想到能跟我从小到大的偶像合作。发哥的外形真的是没太大变化,可能他二十几岁时看上去就比较成熟(笑)。我演《上海滩》时发哥还特别指点过我,他觉得不好的地方都不让我做,比如不让我抽烟,还不让我梳背头(笑)。我演的时候压力很大,虽然那是发哥23岁时演的,但我根本不敢模仿他,只能另辟蹊径。演完了也没敢让发哥评点,怕他觉得我演得不好。

  黄晓明:紧张死了,手心一直在出汗,眼神都不知往哪里放。这次好在跟没太多对手戏,当初跟葛大爷拍《夜宴》时,21个字的台词我说了7个字就说不下去了(笑)。

  想想也挺有意思,刚出道时我跟陈道明老师演《大汉天子》,一点都不紧张,初生牛犊不怕虎,反正我也没名气,不怕演成什么样。后来陈道明老师还夸我,说这个小伙子不错,演戏不紧张,很多演员都不敢看我的眼睛。其实那会儿我是没什么好怕的(笑),反而是后来越成功越紧张。

  黄晓明:这次特别遗憾,我师傅也说了,希望后面有部戏能跟他一起演。我脚受伤后师傅打电话给我说:“谁把我徒弟弄伤了?我要给他报仇!”师傅已经开始罩着我了(笑)。

  新京报:这次你跟发哥演的是同一个角色,发哥说刚开始你是刻意去模仿他的,但他不让你这么做,为什么?

  黄晓明:我第一反应是模仿发哥的体态和细节,但他不建议我这样做,后来我觉得也有道理,一个年纪就应该做一个年纪的事。唯一保留的动作就是削梨,发哥学好了发来一个视频给我,我们学了有两个月,手经常被划破。

  黄晓明:我觉得爱和一辈子的感情是两回事情,我也不知道成大器到底爱哪一个,但我觉得他最后的选择是没错的,他选了一个愿意为他付出的人。我也同样,我会选择能跟我过一辈子的人,不会选择幻想对象。

  黄晓明:很想跟陈可辛和刘伟强合作,也是抱着学习的态度。压力的确很大,因为天狼的年龄感比我更大一些。相对表演来说,我对《血滴子》比《大上海》付出更多,因为成大器是我比较熟悉的角色,演起来更得心应手一些。所以演员有时也很矛盾,付出更多的不一定更讨观众喜欢。

  新京报:《血滴子》曾传出男一号之争,当时你以“小丑看心理医生”的段子比喻自己的心情,这是话里有话啊。

  黄晓明:是说我拐着弯说话吗?(笑)这事儿挺无聊的,不过无所谓了,死猪不怕开水烫,我也没什么好说的,就那点事儿呗,不是事实大家自然不会相信。

  新京报:今年你一人主演两部贺岁大片,之前葛优曾因此被称为“贺岁帝”,有人说今年是“贺岁黄”,你觉得自己撑得起这称号吗?

  黄晓明:我真的是贺岁了,一贺就“碎”了,用碎骨来报答观众(笑)。我没有葛大爷那样天生的表演才华,我只能用我的努力来弥补,葛大爷拍一条就过,我可以拍十条二十条,我相信只要努力,还是可以达到比较好的效果。

标签:黄晓明最近消息(7)
    神兽验证马:
点击我更换验证码
Baidu